我在非洲大陆最南端的生活点滴

来源:交大医学院亚搏    作者:夏芳    发布时间:2018/9/7 9:35:03

字体:【大】【中】【小】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国门打开后,上海的很多老百姓都曾萌生过出国闯荡一番的心思。我们家也跟随出国热走了出去。1997年,我和我丈夫来到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南非共和国。我们落脚在南非的首都之一布隆芳丹。南非这个国家是一个典型的三权分立政体,有三个首都,其行政首都(政府办公地)在比勒陀利亚,现更名为茨瓦内,司法首都(最高法院所在地)在布隆芳丹,立法首都(议会所在地)为开普敦。我们定居的布隆芳丹位于南非中部,约有50万人口。布隆芳丹又有“玫瑰城”之称。城内有一个“国王玫瑰花园”始建于1925年,开园典礼时英国的威尔士王子前来剪彩。玫瑰花园公园内有4000多株玫瑰树。市内的很多民居都是小巧玲珑型,门口多有草坪和玫瑰及其他各种花卉,使得初到布隆芳丹的游客感到很是温馨。在南非,布隆芳丹是华人最为集中的城市,往往是以开工厂为最主业,南非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当然还有当地方言。

  WDCM上传图片

  当我们刚来到这个陌生而新鲜的城市时,先是兴奋和开心。首先是被南非迷人的自然风光所吸引,这里的秀美完全是不带任何修饰的自然景色,野生动物种类繁多,堪称是动物的天堂。这对于我这样一位从小在上海长大的女孩来说还是相当新奇的。我丈夫初到南非时就职于一家台湾华人开设的工厂,业务比较繁忙,我在国内是从事医院护理工作的,对工厂业务并不熟悉,时间一长不免感到失落。渐渐地,思乡情结越来越重,真的好想念上海,思念我熟悉的南京路步行街、静安寺,徐家汇……,就连黄浦区老城厢中的杂乱气息也是那么让人怀念。

  只有久居海外,才能深切体会到思乡是什么滋味。在那时没有微信,国际长途电话费还很贵的年代,没法煲电话、也没有那么多可以聊天的朋友,我好像与国内的同学都隔离开了。

  WDCM上传图片

  南非虽然地处非洲大陆最南端,但此国家并非是完全黑人国家,曾经是英国的自治领地,该国家曾长期由白人统治,并推行过较为严重的种族隔离政策。后来经过多年的反种族歧视和反种族隔离斗争,到了1994年黑人曼德拉才在选举中获胜出任首位黑人总统,标志着种族隔离政策的结束与新南非的诞生。目前,除了白人、黑人外,南非还有华人(大陆及台湾同胞),印度人等,是典型的多种族国家。在南非的华人大概有50万左右(非官方统计),有福建、广东、上海、江西、东北及台湾等地华人,其中福建去的华人最多,大概占到华人总数的70%。

  从我旅居南非的体会,南非的贫富两极分化严重,黑白两元文化明显,政府执政能力有限,官员腐败较为严重。在经济发展上由于其人口较少,人均GDP约为6000美元,在发展中国家应当比较靠前了。在二战后,南非是唯一被列入高收入行列的非洲国家。最近10多年来,南非的经济有所倒退。

  我的女儿出生在南非(女儿是南非人),由于她的到来使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了南非的医疗就诊环境。我本人是一位医务工作者,比较容易看出两国之间医疗环境的区别。南非医疗体制有明确的公立医院与私立诊所两系统,中国人在那里属于生活水平较高的群体,加之购买有不同的医疗保险,所以生病时更愿意约私立诊所接受一对一的服务。但约私立诊所很讲究时间守约,也就是在约定的时间段患者必须守时到达,如果错过叫号将不能插队,直至当天最后一位患者看完才能轮到迟到者看病。我在怀孕产检时有一次曾经迟到,吃到了苦头,从此再不敢爽约,这个守时赴约的习惯从此根深蒂固于我的生活中。我女儿就是在南非的私立诊所降生,在私立诊所分娩享受到了较好的一对一服务,在私立诊所一次分娩费用折合人民币1万元。

  在强烈思乡情结和不忍放弃自己护理专业想法驱动下,我选择了带着女儿回到故乡上海,我丈夫在南非有了属于自己的塑料加工企业而继续留在南非工作。但现在政策好了,来去自由,我和女儿可以随时回到南非走动。

   WDCM上传图片 

  南非是金砖五国之一,今年7月2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习主席指出:未来10年是金砖国家发展处于关键阶段、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的10年,金砖国家应该紧紧围绕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牢牢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潮流,努力开创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旅居南非的海外华人都无比振奋,期盼着新一轮海外华人发展的金色机会到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